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2014.8.14 随感】蓦然听风起

蓦然听风起

 

文/粢尧

 

2014.8.14 16::20

 

没有时间的束缚,我以一种近乎爬行的速度下了公交车,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感萦然而生。

 

对于这个繁华的世界,我实在感觉像是人间蒸发了很久。起初很难适应。再到后来逐渐习惯,再到后来忍不住偷偷回去看看。

 

我记得有一次有幸夜晚从步行街出万达,那时候,一抬头就是满眼星光,繁华的世界堆砌了这些璀璨的美丽,闪动着,跳跃着,那时候我只是怔着,久久没有挪步。

 

恍惚间一句话从我脑海中窜出,“Glory glory ,ENDLESS glory”。繁华的荣光,这么快,也这么好。

 

彼时,我抬起头,小区的弄堂口,不自觉站了一些年纪大的妇女,围在那里做针线活,也许他们在议论些什么,但至少我没听清,柔和的目光静静地从他们的眼中流泻,给我以一种岁月静好的错觉。

 

我多少是有些嫌恶那些整天只知道议论别人家长里短的妇女的,不过此刻,我恍惚觉得他们是不一样的。

 

凤轻轻吹起周围的树叶,我听不见多大的声响,只一个十多岁的少年骑着自行车飞快地从人群里穿过,没有人说什么,也没有人因他的打扰而气愤或是咒骂什么,只是扭头缓缓地让开了。

 

我循着路往前走,那是一双在下棋的老年人,透着老花眼镜,岁月的瞬间,竟是那样清晰。其中一人缓缓地从老藤椅上站起来,往车棚里搜寻什么。

 

借着他走开的契机,远处咿咿呀呀的越剧声缓缓地飘来,只跟着晚风飘着,一只手摸索着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毛线球。

 

好像回到了所谓的那些时候。

 

少年的影子越来越小,逐渐淹没在了朦胧的落日余晖中,一个年轻的妇人抱着初生的孩子,唱着温柔的歌谣。

 

我突然觉得有些怅惘,只回头看着那些走过安静道路上的景,洁净温和的晚风吹荡着这个无声的世界。

 

宛如,

“到家了 

我缓缓摘下帽子 

靠着爱我的人 

合上眼睛 

一座古老的铜像坐在墙壁中间 

青铜浸透了泪水”

 

岁月呵,岁月。


评论
热度(3)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