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清北><高校拟人>公元前的少年<10-11>


文/粢尧 图/粢尧

10.
二月的雪, 二月的雨
泉水白白流淌
花朵为谁开放
——《黎明》海子


“别哭嘛……我最怕别人流眼泪了。”一声略带嘶哑的声音嗡地从周遭响起,直至眼泪被略带疲倦的手轻轻擦拭掉。


啪嗒。


萧北说不出话,他在害怕。那如同藤蔓般的恐惧逐渐缠绕得他喘不过气来,过去和现在一遍遍地交织辉映,他低低地咳了几声,久久地看着来者乌黑色的眸子,竟不知怎么回应。


他突然这样说道,打断了两个人之间安静又奇怪的气氛:“对不起,小北。”


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


萧北震了一下,而又点了点头,慢慢地露出一丝笑意,“……没事”他这样说道。


华清摩缓缓地坐起来,默默地从衬衫的口袋里摸索着什么。


“这个……给你。”


我把天空和大地打扫干干净净
归还一个陌不相识的人
我寂寞地等, 我阴沉地等
二月的雪, 二月的雨
泉水白白流淌
花朵为谁开放
永远是这样美丽负伤的麦子
吐着芳香, 站在山岗上

荒凉大地承受着荒凉天空的雷霆
圣书上卷是我的翅膀, 无比明亮
有时象一个阴沉沉的今天
圣书下卷肮脏而欢乐
当然也是我受伤的翅膀
荒凉大地承受着更加荒凉的天空

我空空荡荡的大地和天空
是上卷和下卷合成一本的圣书, 
是我重又劈开的肢体
流着雨雪、泪水在二月


“小北,算是赔礼。”


华清摩也许没有注意到,在萧北接到这摹写诗之后,竟惊得颤了一下,他万万没想到,华清摩两个月之前他说的话。


不同于《百年孤寂》沧桑的字体,他很能从纸张中主人浸润的用心与字体间流泻的少有的娟秀与真情。


黎明,黎明,我该如何面对这迟来的黎明。我该如何继续活在那本该虚无的公元前呢?


公元,公元;黎明,黎明。


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这样就够了。


他缓缓地把仔细书写的诗退给少年,“道歉我收下了,至于这首诗,还给你。”


他想了想,把手放在对方的额头上,若有所思地说道:“看来烧退了。”


谁?他警惕性地放缓脚步,并没有慌张地朝四周张望。作为警官的儿子,不免耳濡目染,对这些有意识无意识的跟踪格外敏感,或许他以后也会去那里工作吧,或许呢,谁知道……


他一边想一边转过头,一只脚不自觉地向后着地,昭示着某种不明言状的气息,可以这样跟他到这儿的人,也定然不是一般人。


借着微弱的光,他久久地吐出几个音节,“跟着我做什么?”


平光眼镜暴露了来者的身份,林沂南没想到,这个人真的和那个地方有点关系……这让他敏感的神经再一次绷起。


“林沂南,第十四届奥林匹克全国数学竞赛银牌获得者,第二十二届全国物理竞赛冠军……”


那带着深沉的嗓音,再次印证了林沂南视力所见的无误,他努力掩盖自己心中的惊慌。


他用一种近乎戏谑的语气展开笑颜,嘴角却渗进了几丝寒意:“调查得这么清楚?”


“我只是奇怪。没怎么看出一些理科竞赛的经历可以对哲学的学习有这么大的帮助?”


林沂南刚想开口,来者却很快用一种居高临下的口气说道:“我知道,你有许多看似完美的借口。但是……?真的可以瞒过所有人么?”


林沂南收回了与走廊对面人对视的目光,不再说什么。他头一次这样从从容容地向前走着,不再看对方的目光,只最后不经意撞到了对方的肩。


我知道,我在逃。


可是不逃的话,我还能抓住什么呢?


明明……也没有那么相熟?明明……彼此的身份注定会是一道深深的鸿沟。


却比任何人要了解我。


林沂南收起了虚伪的笑意,转而任由铺天盖地的紧张与悲伤荫罩在他的脸上。


=10 TBC=


11.
预言的水晶球
挡住了它自己的天空
我们伸出五指抓不紧水的形状
海摸不着今生今世的头脑
——《在时间的岛上》诗阳


手机里传来了熟悉的铃声,林沂南深深地吸了口气,挤出一丝舒适的弧度,来不及看对方是谁,便脱口而出:“喂。”


手机的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线:“沂南哥,好久不见。”


“念菁?……你回来了?”


“回国读大学,嘿……你daddy跟我说你是在北京读书。我就过来看看你咯。”


“老头子就是这么不靠谱。”林沂南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回想起小时候住在自己家附近的那个小妹妹,现在竟然也到了快要上大学的年纪。


“小丫头你可别给我找麻烦哦,不然又要我帮你收拾……”


话筒那边的人似乎是有点尴尬,也许是回想起小时候经常捣乱然后哭鼻子的事


“才不会啦。”


“这次回来,也是我daddy的意思啦。我的brother也在北京念书。”


“brother?”


“是我daddy的儿子啦。你知道我是重组家庭。”


“沂南哥……沂南哥……你在听么?”

“没,没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也许又是另一件事的重合。 
“沂南哥,欢迎我么?” 
林沂南松下了紧绷着的神经,缓缓“当然啦,你这丫头。到哪儿啦。” 
“呵。到校门口了。快来迎接我吧。”来者轻快地笑笑,似乎是向他招手似的。
林沂南匆匆放下手中的电话,本打算和萧北打声招呼,却发现来者先他一步朝校门口走去。他扯出了一个看上去很纯真的笑容,努力地从之前在走廊里与他对话人的嗓音之中听出什么。 
天气微凉,微微的风拂过,吹皱了未名湖一池涟漪。 
“念菁,欢迎回来哦。” 萧北熟悉的嗓音从远处飘来,这反倒滋长了林沂南心中的警惕。他凝神向说话声音出看去,那是个黑色长发的女生,肤色和萧北很是相近。

实在是太巧了吧。
对于萧北的身份,他并非不知,然而念菁是他妹妹一事,绝不在他思考的范围中。
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吧,他扯出了一个不算好看的笑脸。
这张脸,为什么给我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究竟是为什么呢? 
林沂南。 
他拼命地摇了摇头,你这是怎么了,兴许是好久不见,但依稀还有小时候的印象吧。
“喂。”突然一只手从背后过来拍了他一下,林沂南下意识反擒住对方的手拼命往下按。
“你你你,林沂南。你干嘛呀。”
林沂南这才松开了手,绽开了笑脸:“阿北。您老能别从后面来吓小的么?嗯?”
“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

“沂南哥……你怎么才来。” 
林沂南笑了笑,看看如今这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不禁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
“丫头,你老哥是我发小。” 
萧念菁嘟着嘴,不满地说到:“那我还是你青梅呢!”
“国语不错,后生可畏,后生可畏。”林沂南眯起眼,做拱手状。
“阿北,你妹妹还是中文系的。我今天早上一听,还觉得她国语不过关……港普……简直。哈哈……”

=11TBC=


=结局and猜想=



评论
热度(3)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