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清北><高校拟人>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4>

=待少年青春正好 何不光复河山 兴我国邦=上
北大视角
=校歌梗=
2014.8.15 15:53


文/粢尧


战火,燎原。
而我们,将浴火重生。

——短记


九月十八,原本厌恶西洋公历的我头一次这么庆幸西洋的日期,原来也可以这么刻骨。


我以为,我会选择避世的。自古文人不都是只有安享盛世的命数却不足以兴那江山国邦。靖节如此,太白亦如此,倘是子美这样的,也不过只是看得更清了些吧。


天要亡我?


我,既可以是自己,也可以是北大,或者说是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华夏。


竟没有一首歌,能斩断我心中的却意。


“长兄……”背后的青年早已比我高了半个头,透过没有波澜的窗外湖水,我该说,左边的我,竟少了那一分兴我国邦的风华正茂。


“我——知道。”他轻声地说着。


“我知道。”


他突然出声,用一种不容质疑的语气说道:“我们要活下去。”


我看见了,少年人深褐色的眸子里,居然也有东方人的坚毅与执着。


活下去,我们必须要活下去,倘若连躯壳都没有了,还有什么资格,肩负起山河之重。


满目疮痍的土地,处处都散发着死人的气息,我庆幸这个民族还没有死,正如我身边那些正在不断壮大的青年、孩提,庆幸这份痛苦没有使这片土地成为浴火的鸭子,被火烧焦。


大同爰跻,祖国以光。


“想不到你,竟说出了我的心中所想。”远处飘来了隔壁悠扬的歌声,那是1923年最美的歌谣。

评论
热度(6)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