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清北><高校拟人>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5>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1


清华视角。
兄弟梗,最萌年龄差,民国背景。


=镇贴段子=
2014.8.23 12:00


北平微湿的早春,雨总是格外的冷,淅淅沥沥地下着,一连灰蒙蒙地下了好几天。


那也就是我初见他的日子。


“哦?告诉我……”他微微一笑,俯下身子,眼神里却丝毫没有半分情谊,“我亲爱的胞弟,该如何称呼呢?”


“清……华……我,我叫清华。萧清华。”


他突然收住了笑意,冷冽的目光直直地打在我的脸上,原本温和的气息一下子荡然无存。


“呵。”他似笑非笑地理了理长衫,冷冷地说道:“萧氏的子孙,竟没有一个像伊这样怯生生的。”


“更何况。你本就不是。”


我愣住了,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我的身份再一次被他提起,用一种几乎没有温度的方式,我头一次觉得,回到萧家,竟是我犯的最大的错。


“二少爷,”一旁的侍从轻轻地唤了我一声,我抬起头,看了看来者决绝的背影,一种从未有过的悲凉升起。


身份。


阅历。


两者已经不自觉地把我们二人无情地隔开。更何况,我的哥哥本就不承认我。不……是么


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已及束发之年,他亦初及弱冠。他一身奔丧的白衣,神情安然没有一丝起伏,只领着我缓缓地走上灵堂,那上面,是我们父亲的照片。


黑白。没有任何生命的征兆。


是啊。太安静了,静到连少年蓦地一声跪地也变得这么铿锵有力。


他阖上褐色的眸子,轻轻地说道:“父,我同胞弟,祭你。”


“儿虽知胞弟清华非儿之至亲,往日也奚落之,只儿今日偕清华来宗祠,只在此立誓,互他周全,死而后已。光耀萧门,鞠躬尽瘁。”


他又是一叩首。


“清,你若是应允,便也朝宗祠一拜,朝亡父一拜。便从此为萧氏子孙,为兄此生护你周全。”

评论
热度(4)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