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清北><高校拟人>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6>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已老=2


“北。”我亦入跪,却不似少年的决绝与淡然,多了几分安然与归属感。


但愿今日起,便可与兄长比肩,光耀萧门,鞠躬尽瘁。


“从今日起,长兄如父。清,你可以应允为兄么”


我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蓦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朝门外走去,不自觉拖着冗长的影子,一如我与他初见时的决绝。


我转过身,一如少年面无表情:“长兄怎会如父?”


“清,想不到你竟恨我入骨?”


“不。”我缓缓勾起嘴角,起唇间,竟瞥见了少年温和的笑眼,“只北自是我的长兄,无可替代。一直都是。怎教我把少年人当作父亲?”


“也罢。只这一句,护你周全,此生不变。”他笑了笑,刚想伸出手摸摸我的头,动作却又停在半空。


……从此见他不再是屈指可数,他也不似初见时的绝情断疑。


笑过。萧北的酒窝总是若隐若现,嘴角的弧度刚刚好,浅褐色的眸子常常会眯成一条缝。


伤过。每天教我练功的时候总会因为我掌握不好力度,经常误伤他,他却总是不说话,只用冰水一点点浇到伤口上,却还是忍着痛不说话。


哭过。重庆沦陷时,他只不说话,待我到院子里时才开始歇斯底里地哭泣,家国愁痛,怎能说放就放。


萧北。


原来说好的一见如故,却是有了几分偏差。


一见倾心。


……


“清。今日是你去黄埔军校就读的日子。为兄愿你……”


“倾尽荣光,耀我炎黄。”

评论
热度(9)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