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1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1.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
——《一切》北岛


这是萧北在北大的第二个年头,与以往不一样的是,今天需要接待新生——这让一向不太喜欢热闹的他很是懊恼。


他缓缓地端起桌上的清茶,默默地翻起海子的诗集。


阳光打在他浅灰色的发丝上,少年人专注地看着诗,浅褐色的眸子里充满了从未有过的向往。


“到家了 
我缓缓摘下帽子 
靠着爱我的人 
合上眼睛 
一座古老的铜像坐在墙壁中间 
青铜浸透了泪水 

岁月呵”


他很喜欢海子的诗歌,比起那首《面向大海,春暖花开》,他更偏爱这首《历史》。


萧北对这首诗总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觉得冥冥之中也许和自己的命运有几分重合吧,但……究竟是什么呢?


萧北缓缓地把头埋在书桌上,慵懒而又迷茫,只留下一个灰色的脑袋。


“我说萧北!你居然还在这里!”林沂南用一种几乎横冲直撞的方式打断了萧北的愉快而又短暂的休息,这让后者以一种几乎鄙夷的眼神瞪着毫无知觉的林沂南。


“诶……现在就要去了么?”萧北张开惺忪的睡眼,长时间浅眠的他也许早已习惯了这种并不轻松的大学生活。


说到这里,我们萧北的发小——林沂南,用一种极快的速度抄来一叠厚厚的A4纸说道:“喏。看!现在我们的会长大人就应该出现在这里了。”


“什么?!”萧北惊得坐了起来,这个处变不惊的学生会长就任以来,是头一次在这样的大场合里迟到。


尽管他心中对这些繁琐的事情始终是留有不耐烦的想法。但这还是让萧北倍感尴尬,说话间,萧北换上了端端正正的校服,尽管就因为穿校服这件事经常被林沂南嘲笑过。


但萧北坚持道,这就是素养。


在这种问题的争论上,使得那个因为激动得满脸通红、满口大道理的形象成为了林沂南连年调侃萧北的理由。


即便如此,两人还是很快地到达了校园的西门。


夏天的北大周遭丝毫没有令人讨厌的燥热,相反地,这让体质偏寒的浙江人萧北找到了选择北大而不是清华的理由。


当然,这只是其中之一。


不出萧北的意料,今年前来报到的新生仍旧是满脸向往的样子,北大对这一代代人的牵引呐。


萧北不禁在心中轻声感叹着,仿佛自己待在北大很久了似的。


阳光打在他白皙的脸上,显出几丝阳光与朝气。


伴随着一阵女孩子的惊呼声,一个背着单肩包的黑衣少年挤过周遭的人群,缓缓坐到萧北对面,一脸不善的样子。


这让萧北气不打一处来。


且不说他迟到,让别人让道都不说声谢谢,一直用一种没有波澜的表情看着我,岂不是要我先开口自报家门。


没教养没教养,真是……!


这时,一个黑色长发的女孩子,挤进人群来,大喘几口粗气,也顾不得形象,只得把面无表情的黑发少年拎起来。


“您……您好……我是华谣。那个人,对……就是我旁边的那个就是我哥,华清摩……”


萧北飞快地在两人的签到栏上打上勾,头也不抬地说道:“怎么这么晚?”


当然,萧北完全忘掉了自己其实也迟到了这件事。


“哥……你快说嘛。人家问你呢?”女孩小声地说道,用手肘敲了敲穿着黑色运动装的少年。


少年则不为所动,许久才开始说道:“我看,人家也不像是要问我的样子。”


萧北飞快运转的手突然顿下,也许是被这英气十足的声音惊住了吧,来者乌黑的眸子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萧北的眼前,来者也似乎愣住了,或许是,很少见到过这样浅褐色的眸子吧。


“我在问你。”为了打破这种难以为继的尴尬,萧北故意提高了语气,以换得少年的合理解释。


“我在熟悉地形。”来者严肃地回答道,转身从书包里抽出了一张刚画完的地图递给萧北。


萧北只觉得背后一阵嗖凉,看到少年用精确的坐标以及比例画的地图,他真的觉得自己成了一个连数字都不认识的小学生。简直是……


“噗哈哈哈哈……”林沂南的笑声及时拯救了极其尴尬的萧北,不得不说,林沂南对萧北的了解,是连林沂南自己都不知道的。


“花……花同学,你真……真有意思……哈哈哈哈哈哈哈!”


萧北缓缓舒了口气,新的一年,就这么开始了,大家,还是那么有朝气啊。


这时,早在一旁的莫京端详起少年画的地图啧啧称赞道:“真是可塑之才。你们这些文科生怎么可能理解呢……”


其结果是萧北加深了他的恶寒状态。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这才是我的生活嘛。


对了,那少年叫什么名字来着,华清摩。


总觉得有些熟悉呢。算了算了,萧北摆了摆手,头一次没有拒绝林沂南的勾肩搭背,一路走回了学生会办公室。


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TBC=


评论
热度(16)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