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2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2.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断章》卞之琳


对于一直以来以理工科为目标的华清摩来说,自认为最大的错误就是在妹妹连哄带骗下,把第一志愿写成了北大。


华谣说:好哥哥啊,这样你就能照应我了嘛,我这么冒冒失失的,可是会经常迷路的。


华清摩就这样以为然了,于是就出现了已开头两人绕着北大及其附近的城区绘制地图的事件。


事后华谣也发誓再也不和事事较真的华清摩乱说话了。


当然了,在华清摩眼里,这个北大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比如,他在校门口看到的那个浅色头发的男生,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人居然还硬是把北大校服穿出了中国风。


华清摩虽然喜欢理工科,却有一个一直没有和别人提起的想法,那就他特别崇拜那种说话文绉绉的、甚至还有些仙风道骨的文科生。


不知道日后萧北知道自己被华清摩形容第一印象仙风道骨后会有什么印象呢?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更让华清摩觉得有趣的是,那个让人感觉文绉绉的少年还似乎特别认死理,当他看到少年在抬起头质问他时,脸有些微微发红的样子,还真有种吃笑的感觉。


但是,笑似乎对华清摩这个理工科天才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苦难,所以面色不善也不是他的错不是么。不过就样貌来看,华清摩称得上是长得英气稳重,故而引得周围一群围观者的尖叫也是不为过了。


华清摩在妹妹的指挥下,开始背上包,陪妹妹开始转悠北大校园,沿途,他拿着笔和纸开始绘制他的北大内部构局图。这让华谣再一次被自家哥哥的执着吓了一跳。


“未名湖……真是漂亮……”华谣舒心一笑,看着清澈的湖水,望着不远处的博雅塔,让她再一次认定来北大的正确性。


“对了哥哥,我没有记错你是数学科学……对吧?”


“嗯。”少年微微眯着眼,似乎难得有了几丝放松的机会。


华谣看着远处的美景若有所思地说道:“我是中文系的呢。看来是和哥哥有一段距离了。”


华谣说到这儿,忽而露出了奇异的笑容,这让一直以来蒙受妹妹捉弄的哥哥华清摩心中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对——了。我猜今天内个穿校服的小少年一定也会是中文系的吧。”华谣说道,笑意愈发深了,这盯着华清摩直勾勾的样子,让他有一种被看透的错觉,他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一定会被妹妹看穿的。


“什,什么小少年,应该是我们的,学长,学长才对。”本想用对话缓解气氛不对劲的华清摩才真正领会到了什么叫欲盖弥彰,华谣看着自家哥哥有些惊慌的口气,愈发得意起来。


“是是是。现在是学长,以后可就——”华谣言毕,还用一种极其诡异的眼神,摇着食指笑着说道。


华清摩也不做声,又恢复到了万年冰封的死寂脸。


这一变化让刚刚抓住哥哥小辫子的华谣一下子泄了气,她靠在桥上,轻声说道:“他很特别吧。哥哥也注意到了吧,也许以后会和哥哥成为很好的朋友呢。”


华清摩意识到了妹妹的泄气,转身背起书包,示意妹妹去别的地方看看,华谣见自己哥哥也有回避这个话题的意思,也就,没有继续深究。


更何况,这是华氏兄妹的某种特别的默契呢。


总算把妹妹送到了系主任面前,替妹妹当了两个钟头的义工,期间,也引来了不少妹妹室友的狼叫。


华清摩刚要转身离开,就隐约听见了几个女生小声的议论。


“萧北今天就是和他杠上的,据说。”


“听说气得连续喝了一下午的茶呢。”


说到这儿,华清摩脑海里浮现了萧北气得鼓鼓的样子,还附带几句小声的咒骂。



“真的么?……可我觉得……”一个女生压低声音,“他们挺般配的……啊”


“是诶,有远见呢,不愧是林沂南的妹妹。”


华清摩几乎是黑着脸往前走的,这一刻,他才体会到了什么叫不知江湖水深。


不知走了多久,他恍惚间看到了几个“学生会”的大字,夕阳渐渐偏斜,照在华清摩的黑发上,他用柔和的目光朝远方眺望着,忽而一个穿着整齐校服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少年也站在校园的草坪上,以一种几乎向往的语气,读着一句诗。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华清摩小声地朝前方走去,少年清秀的脸庞在圆框眼镜下丝毫不曾改变,薄薄的嘴唇吐出了几句带有磁性的话,就像是留声带里老旧的歌谣。


“公元前我们太小,公元后我们又太老。”与此同时,少年的脸上是那从未有过的安静与向往。


那种感觉就好像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评论
热度(11)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