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3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3.
因为净土天堂路遥遥 
天堂地狱一瞬间
——《这句话》叶志祥


柔和的阳光打在萧北的脸上,他缓缓地勾起嘴角,阖起了浅褐色的眸子。


也许萧北不知道,这样简单的一瞬间在华清摩看来是几乎圣洁的。


华清摩也轻声地吟起了那首诗:“公元前……我们太小……”晚风微微袭来,吹起了少年从未有过的愁思。


他曾经听过也看过这首诗《历史》,对于诗歌文学一窍不通的华清摩来说,这首诗唯一的特别之处,那就是他第一次看到,就生出了一种从未有过的熟悉之感,但对那时学习争分夺秒的华清摩来说,这种感觉也只是匆匆一过。


可是这种朦胧而又熟悉的感觉在萧北读起这首诗的时候又再一次被加深了,仿佛……仿佛一直以来,他们就是认识的。


仿佛在某个平行时空,他们曾经那样相识,相知,乃至相爱。


华清摩在心中这样感叹着。


华清摩轻声的低吟引起了萧北的注意,这让他不由得蹙起眉,回过头来看了看打扰他吟诗的人。


又是他。


萧北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萧北都气不打一出来,就像是吞下一包炸药一样。


他气愤极了,不自觉地开始说教起来。


“华清摩!你是跟踪狂么?教养,天哪,你的教养在哪里……打扰别人是应该的么!”萧北用一种带有嘶哑的语调说道,脸红得厉害。


华清摩只是觉得很烦,这种厌烦不是来自于萧北本身,而是对他自己,这让他大脑里嗡嗡地响,格外心烦。


他皱起眉,径直走向萧北,这让刚刚还自以为占在上风的萧北吓了一跳,毕竟一个冰山面瘫脸总不会让人觉得面善。


萧北吓得闭上了眼,他本想是警告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可是对方过激的反应还是让他一阵后怕。当然了,我们的学生会长大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因为害怕才闭上眼睛的。


但事情却没有按照萧北的设想发展下去。


华清摩极有压迫感地按住他的脖子,顿时,唇舌之间一阵带有侵略性的探索,这让木讷的萧北一时反应不过来,他吓得张开眼睛,对方却把他按得更紧了。


萧北终于意识到了,自己居然被强吻了。


还是一个毛头小子。


而且自己居然害怕中还隐隐带有一丝期待。


一想到这儿,萧北反感地推开了华清摩,唇舌间依旧是那种炽热纠缠的气息。


萧北觉得自己脸红得厉害:“变态狂么!”


“我妹妹说,让女孩子闭嘴的最好方法就是接吻。”来者却用一种格外严肃的语气说道。


这让萧北更加气愤了。


而且还是个情商为零的单细胞生物!


他补充道。


“对了,你是男孩子。可是的确挺管用的还。”华清摩喃喃自语着,继而恍然大悟似的:“学长,对不起,我不知道。请原谅我吧。我,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又是什么丧心病狂的桥段,萧北甚至在思考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这个单细胞生物的,估计又是那个可怕的妹妹教给他的吧。


还真是,世风日下啊。


“想要我原谅你。”萧北高傲地昂起头来,用一种几乎不可一世的语气说道:“除非,你在我最擅长的地方战胜我。”


阳光照在他浅褐色的眸子里,萧北的眼里是从未有过的晶亮。华清摩觉得这样的萧北十分陌生,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学长吧,他感叹着。


一个掌握着学生会的男人,该会是怎么样的强大呢?


“怎么称呼?”


“萧北。”来者摆了摆手,示意华清摩不要跟上来。


只留给华清摩一个萧瑟高傲的身影,长长的影子消失在了下一个转角,或许,再也不相见。


“华谣,我问你啊。”


“什么事?老哥。”


“如果你被强吻了会觉得很开心么?”


“当然不会!我会恨死那个人的。”


“不是你和我说的么,可以让人闭嘴。”


“怎么了?”


华清摩心里充满了愧疚,用一种难过的语气说道:“我是说……我好像……好像强吻了萧北。”


“哦……”手机对方传来了一阵狼叫,继而是一遍遍“在一起在一起”。


华清摩再一次感叹自己的天真,他忘了自己的妹妹是何等人物,怎么可能不开免提呢。


当然,事情一定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结束的。


第二天,正在食堂吃早饭的华清摩手机里收到了校报的简讯:主标题是——纯情校草强吻高冷会长。这让他险些把饭给吐出来,与此同时,周遭一群女生露出了诡异的眼神,为首的是一个深褐色头发的女孩,和他在报到那天看到的男生长得有些相像。


于此同时,正在处理公务的学生会长萧北也在打开手机的那一瞬间,险些把刚泡好的龙井倒到手机屏幕上。


真是


——太可怕了。


在一众女生和一群哥们儿的推荐下,华清摩成功地,也可以用他的话来说,可悲地,代表数学科学院大一级的,去学生会竞选财务部部长。


不过,说是竞选倒不如说是担任,毕竟除了智商高情商低不怕麻烦的华清摩没有人能忍受这种枯燥乏味的工作了。


在送走了上一任的财务部部长后,萧北若有所思地喝下一口茶水。


所以当我们的规章理论部部长莫京敲了敲门后,萧北就直接让他把新一届的学生会干部名单递给他了。


--------------------学生会名单----------------
会长 萧北
规章理论部部长兼副会长 莫京
权益部部长 林沂南
宣传联络部部长 林天予
提案调研部部长 方棱
财务部部长 华清摩


当萧北看到最后一行的时候,险些把那一口茶吐出来,他清了清嗓子:“莫京,你觉得内个华清摩真的合适么?”


“其实,会长。我觉得我们对待别人不能有偏见啊,就算他和你有私人恩怨但也不影响他的个人工作能力的嘛。”


天哪,这件事居然连莫京都知道了!


萧北突然想到了一句诗


——因为净土天堂路遥遥 
天堂地狱一瞬间


他苦涩地用手颤抖地在华清摩一栏上打上了勾。


=TBC=

评论
热度(6)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