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4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4.
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回答》北岛


很快就到了即将举办新生典礼的日子,一时间从国外派来的交流生和一些留学在外的学生都回来了。这让进入初秋的北大的校园又增添了几分热闹的气息。


很快,伴随着周子余校长富有热情的演说,新生典礼就这么不紧不慢地开始了。


在林天予的纠缠下,萧北这次总算没有带上他万年不变的圆框眼镜,这显得本就有些瘦弱的他看上去像个高中的学生。


“同学们,祝贺大家齐聚燕园,今天,我谨代表所有的北大学长学姐,祝愿大家在北大梦圆。下面,有请——”没有戴眼镜的萧北,借着眯起眼睛的契机终于看清了上面的字:“华清摩,来做新生讲话。”


萧北暗暗地退到一边,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滴。这时,一个身着西装的男子款款向他走来,不得不说,西装把他完美的身材都勾勒出来了,这让一直以来厌恶西装的萧北也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冷着脸,来者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帅气。



“……作为北大人、数科人,我们承载的不仅仅是荣誉,更多的是责任。在此,我谨代表数科2014级全体新生庄严承诺: 我们将踏实严谨,求实创新,继承传统,与时俱进,做勇于开拓的燕园学子。”华清摩一边读着演讲稿,一边偷偷地看着萧北,不知是出于什么理由。


但是华清摩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不明显的事早已被林天予看得一清二楚,这个深褐色头发的女孩子笑意逐渐加深,继而将莫京递过来的学生会的最终成员表拿给萧北。


又增加了


——国际交流部部长:杨复
外联部部长:Adam

外国人?还有这个杨复……总觉得在哪里看到过……


“北,好久不见啊。”周遭响起了中性的嗓音,引得萧北回头一看。


那是一个黑色短发的男生,直觉告诉他,他就是那个杨复,不过……好久不见那是什么意思?


“不过忘掉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在你高二那年我们见过,那时候你还问我北大是个什么样的学校呢。”


“学长?……”萧北蹙起眉毛开始回忆起来:“我记起来了,可你那个时候说你叫杨则真。而且……”


来者笑了笑,露出好看的酒窝,朝萧北形式性地拱拱手:“我剪了头发。则真是我的笔名啊,会长大人,多指教啦。”


华清摩对于这个和萧北调笑的人很是不满,但他还是继续一边把稿子念下去,一边看着萧北,以至于到最后念成了“萧北应该永不放弃,追求自己的目标。”


这让正在与杨复寒暄的萧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缓缓走上主席台,本想示意华清摩认真看稿子,可却因为没戴眼镜,在迈上第一个台阶的时候,以一种近乎震撼的姿势,扑向了华清摩。


华清摩很是担心,只好放下稿子去接住萧北。


当然了,会场里的人对这一幕的解读就各有不同了。


其中就有一个特别活泼的金发美/国人,用有些别扭的中文大喊道:“他们是恋人么?”伴随着他的尖叫的,是另一阵狼叫。萧北急忙推开华清摩,暗叹还好校领导已经退场了。


“各位同学,我们的会长大人最近为了招待大家累得透支了。希望大家谅解,那么,就请让我这个北大的老人替我们会长大人主持吧。”杨复拿过桌边的话筒,微笑着得体地说道,仿佛之前种种都只是大家看错了似的。


言毕,他还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华清摩,这让他非常不舒服。


“北,我们走吧。”来者说着,眼睛却是看着华清摩的,他的眼神有些迷离,灰黑色的眸子,散发着和萧北一样的文人气息。


也不知道为什么,华清摩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当他看到萧北缓缓回过头看着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心脏像是漏了一拍,有点痛。他觉得即使是自己的冰山脸,也一定更黑了。


他开始回想和萧北相处得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生的点点滴滴。


萧北其实是个很好的人。总是一个人挑着那么重的担子,受了委屈也很少吭声,因为是个老好人,才在林天予的怂恿下没有戴眼镜。


可是这个人现在要跟着另一个人走了,要对着另一个人笑,对着另一个人发脾气。


华清摩觉得,自己很是不甘心。


萧北就像是一杯茶,越喝越有味道,但,也从来都读不透,抓不住。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浑浑顿顿地回到宿舍里去的,平日里倍感亲切的数学公式在此刻看来似乎也在嘲讽着他。


萧北——该拿你怎么办。


华清摩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爱上他了,可是……


“老哥,你看今天,真是的。”


“今天我很累,没空和你玩儿。”华清摩很厌烦似的想把手机挂断。


华谣连忙叫道:“哥哥哥!听我说。你不能放弃啊!我知道你心里装着他,你就不该被一个横插进来的——”


“什么人来着,反正是哥的情敌。也是我,我们宿舍的敌人。”


“华清摩,听我说,谣说的对,你千万别放弃。听说过这句话么?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华清摩缓缓地挂断了电话,昏昏沉沉地靠在书桌上睡着了:“好。”


=TBC=

评论
热度(9)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