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5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5.
你望见的就是这里。
用窗帘藏却大海吧,
怕来客又遥望出帆。
——《半岛》卞之琳


萧北不知道这几天是怎么了,总是心神不宁的样子,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那天华清摩复杂而又不舍的眼神。


乌黑色的眸子里不是只装着他的数学公式么?


“萧,你最近心神不宁的样子。”对面的碧眸少年用最新的外联部企划书打断了思绪不宁的萧北。不得不说,这个与他相识不久的西方人,有着格外敏锐的洞察力。


相识不过半月,这个爱好喝红茶的西方人很快就赢得了萧北的好感。


说起这个Adam,萧北总是会想起他那个冒冒失失的伙伴Vinton,两个人差别那么大,居然也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Adam,你和Vinton关系很好呢。”


来者优雅地喝下一口红茶,不屑地抖了抖眉毛,“你是说那个无时无刻说话都自带小星星的宇宙无敌大白痴。”


来者见自己有些失态了,缓缓地说道:“萧,我是真的担心你。”


“那个华清摩,有两天没来了呢。”


“什么嘛,是三天。”这句话刚一出口萧北就开始有些后悔了,没想到自己居然那么在意华清摩的事。


“我是很担心他。我觉得他可能会因为自己犯那么大的错而感到愧疚。”


刚打算进去的华清摩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失望地往回走着。


是啊,不过是形式上的关心而已。


回去的路上,他撞见了那个欢快小跑着的金发少年。


少年露出了傻缺的笑容,一拍洁白的牙齿:“嘿!华!你不去看萧么!HERO去看Adam咯!☆”


“Adam。你是说那个很安静的绿眼睛男孩?”


“nono'no!”来者开心地摇着食指:“是祖母绿,祖母绿眸子哦!我正在追求他哦!”


华清摩先是一怔,继而硬是被那个穿着T恤的大男孩揽住:“我知道的。这一方面你可比我厉害多了!所以不要在黑着脸了。”


“我那个……是天生的。”


“说起来,你和萧闹别扭了么?看你这几天闷闷不乐的样子。”


华清摩先是摇了摇头,又点点头。


“你们中国人好奇怪啊!都和HERO的Adam一样,都是不坦率的人啊!☆”少年说着,勾肩搭背地又把华清摩推到学生会里去。


“Adam。HERO我来看你了!☆”


少年再次露出了傻缺的笑容,和在后面黑着脸的华清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喏。他来了。”碧眸少年先是一笑,继而用手肘推了一下望着窗外发呆的萧北。


萧北回头来,脸上有点微微的发红。但他很快收起了这样的表情,冷冷地说道:“先把这些企划案的财务支出处理一下吧。”


“萧北。我,我是说,你可以等下留下一下么?我有事情和你说。”


来者头也不抬似的继续披着桌上的文案,浅灰色的发丝遮住了他的表情:“嗯。”


“Adam,HERO想邀请你当我的舞伴哦!”


“舞伴!Vinton你这个大白痴每天都在过狂欢节么?”


“不是的哦,你难道没听说么?过段日子会有个舞会还有很多的活动哦。”


“好吧,勉为其难地答应你了。但你千万别上推特把这种事情作为你炫耀的资本。不然……”


少年耷拉着耳朵,活像是被遗弃的小动物:“HERO知道了啦。”


……



周围的人总算是走掉了,萧北取下眼镜,眼神显得有些迷离。


“下个月的篮球比赛,希望你可以到场。”


“嗯。学生会的所有人都会按规定到场的。”


“下次的舞会,希望你可以做我的舞伴。”


“嗯。这都已经抽签好了,我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


“我很认真。”


“我亦如此。”


“我喜欢上你了。”


“我亦——”


“什么?!”萧北一不留神就把一杯茶全倒在手上了,华清摩忙拿起周遭的纸巾开始为萧北擦拭,萧北看着华清摩的侧颜,那是一种多么专注的表情。


“你没吃错药吧。”


华清摩严肃地说道,一点点逼近坐在一旁的萧北,“我像是那种人么。”


言罢,少年搂住了萧北的脖子一点点温柔地品尝他的味道,不同于上次的简单粗暴,这次好像是出自真心。


可是自己呢?


自己的心意是这样的么?


=TBC=

评论
热度(8)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