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7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7.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百年孤寂》林夕


“这么晚了,就先住在这儿吧。”女人用格外亲切的语气招呼着萧北。萧北并没有拒绝,只是渐渐走到这个温馨的小屋子阳台旁,夜色渐渐笼罩着寂静的北京,萧北闭上眼,晚风轻柔地吹在他的脸上,这让他回忆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比如,为什么选择北大。


这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高校有着和江南一样的温和,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萧北觉得这个学府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牵引,仿佛就是他不能错过那个地方似的。


就是这样的感觉,不能错过。


萧北知道北大的旧史,也是因那段屈辱而又光辉的历史真正爱上了北大。萧北无法令自己设身处地地去假设那个烽火岁月里北大的学子是怎样凭一己之力引领五四的潮流,是怎样在牢房中度过大好年华。那个孤独而又光荣的燕园。


萧北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了,仿佛这个校园已经不再是学校那么简单,而是活生生的人,带有真实情感的人。


华清摩不自觉地站到了他的背后,示意他早些洗漱去睡了。


到华清摩房间的那一刻,一行沉默的行楷字映入他的眼帘。


“心属于你的
我借来寄托却变成我的心魔
你属于谁的
我刚好经过却带来潮起潮落
都是因为一路上一路上
大雨曾经滂沱证明你有来过
可是当我闭上眼再睁开眼
只看见沙漠哪里有什么骆驼
背影是真的人是假的
没什么执着一百年前你不是你我不是我
悲哀是真的泪是假的
本来没因果一百年后没有你也没有我
风属于天的
我借来吹吹却吹起人间烟火
天属于谁的
我借来欣赏却看到你的轮廓”


萧北轻声地随着诗歌诵了出来,他笑了,久久地笑了,他像是发现了宝藏似的一遍遍地读着,他对北大所有的困惑与牵引,仿佛找到了一个出口。


他仿佛看到一个无论处于烽火亦或是光荣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少年,露出绝世的微笑,高傲而又孤独。


北大。


这一刻,我是不是真的懂了你?萧北这样想着,圆框眼镜不经意地从他的鼻梁上滑落,在安静的木质地板上敲击出清脆的声音。


他的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背后传来一阵问话:“萧北,你在念《百年孤寂》么?”


“百……年孤寂……”萧北猛地一惊,少年的笑容里原来还有难以捕捉的落寞啊。


是啊。百年,孤寂。一百年了。


“你也……觉得这首诗很熟悉吧?”


“我觉得这句话很冒昧,但还是很想问你是不是也这么想。”


萧北借着柔和的灯光,看见华清摩英俊朗润的脸庞,仿佛在期待自己的回答。


“嗯。”


“我们,曾经是不是见过?”


萧北下意识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挠了挠头发,用一种清澈的语调说道:“他们世界的希望都存在西方的象形文字里了,烽火岁月里的苦痛又有谁知道呢。”


“如果陆地注定要上升,
就让人类重新选择生存的峰顶。
新的转机和闪闪星斗,
正在缀满没有遮拦的天空,
那是五千年的象形文字,
那是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


萧北自顾自地继续吟诵着,“岁月呵.岁月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谁见过
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但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洒落一地 
岁月呵 
岁月 
到家了 
我缓缓摘下帽子 
靠着爱我的人 
合上眼睛 
一座古老的铜像坐在墙壁中间 
青铜浸透了泪水 
岁月呵”


这是华清摩头一次这么完整地听到萧北吟诗,萧北的忧伤不止是源于他本身,萧北是坚强的,这让别人都一致认为这个高傲的学生会长就是北大的高度,然而,与他相处时间不长的华清摩却这样歪打正着地见到了萧北的全部。


忧伤。高傲。完美。残缺。


而他的忧伤也许不仅仅是源于本身,更有着对某个时代的感慨,一想到这儿,华清摩就愈发觉得萧北的苦痛,是一纸难书的。


那一杯龙井,除了他自己还有谁愿意品尝呢?


如果可以,华清摩愿做第一人。


萧北很快就睡着了,睡梦中的他轻微地皱着眉,安静而又乖巧。华清摩轻轻地在他额上落上一吻,久久地靠在床头,缓缓地阖上眼睛。


到家了 
我缓缓摘下帽子 
靠着爱我的人 
合上眼睛 。


=TBC=

评论
热度(5)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