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8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8.
问路。问路从几时有?
几时路与天齐?
问忧昙华几时开?
——《托钵者》周梦蝶


华清摩很早就醒了,这个习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不自觉养成了。他轻轻地坐起来,久久地看着带着温柔睡颜的萧北,阳光一点点透进纱帘,在萧北的脸上形成很是好看的弧度,萧北的肤色偏白,让人看起来带有一种病态的色彩,就像是刚晒好的雪白宣纸一样。


从未有过的安静气氛。


华清摩久久地勾起了嘴角。


“来……”软糯的声音打断了华清摩美好的静默,萧北似乎是醒了,睁着惺忪的睡眼,嘴巴还下意识地砸吧着,仿佛还沉浸在美味的梦境中。


萧北下意识拍了拍华清摩的肩,“本,本少爷还要再睡一会儿!”


他满意似的睡下继而又发出一声声低吟:“饿了饿了,送东西给少爷我……”


华清摩十分惊讶似的,看着萧北少有的孩子气和任性,不由得冒出一句从未有过的话:“诶?”


什么嘛,真是可爱。


华清摩吃味似的戳了一下萧北微微嘟起的嘴,看见来者不满似的嘟囔了几句,愈发觉得有意思了。


即使是这样,华清摩还是很知趣地去做早饭了,母亲和父亲这个时间早就去上班了,难得今天是周末,我们的华清摩还是饶有兴致地去做他的早饭了。


华清摩唯一会做的菜就是——蛋炒饭。此处,特指能吃的菜。


“咳咳……”萧北吃力地睁开惺忪的睡眼,不得不说这顿早饭的味道真是……不敢恭维。


萧北努力地挤出一丝笑意,谢绝了华清摩的好意,径直走下床。


在华清摩的惊奇眼光的注视下,我们的萧大少爷,萧会长大人,步子轻快地走进了厨房。


“萧北?”


萧北熟练地系上了围裙,缓缓地打了打哈欠,慵懒地笑了笑:“自力更生咯……”


阳光打在萧北舒心的笑容上,华清摩有些惊讶似的,久久地看着那么平凡而又真实的萧北,愣在那儿竟不知做什么好。


来者笑着把他推到一边径自打开冰箱,念念有词地说道:“面包……火腿?太没营养了吧。华清摩,你是怎么长高的?”


“陪我出去一下。”萧北很快地去漱了漱口,解下围裙,拉起华清摩往门口走。


“诶?”


“去买菜啦。”


华清摩很为难地站在原地似乎是回想起了不堪入目的往事,比如,初中的时候还没有长开,经常就被邻居的阿姨大妈们捏脸,更可恨的是,妈妈每次去买菜都会带上他。


所以面瘫,也许就是这么养成的。


萧北愉悦地摆了摆手,拉起华清摩就往门口走:“放心。是去超市啦。”


下一秒,萧北就像是触电了似的缩回了手,不自觉红到了耳根,尴尬地推开了华清摩。


“走吧。”华清摩想也没想就继续拉住萧北的手,不自觉握笔时薄茧摩挲的触感一点点占据他的大脑。


“干什么啊!”


华清摩下意识握紧了萧北的手,好笑似的看了看自己喜欢的人满脸通红的样子,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怕迷路。”


清晨的阳光静静地落在两个同行少年修长的身影上,只留下轻快的背影静静地拖长、延伸。


=TBC=

评论
热度(6)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