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9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9.
大街上那些个红红火火的饺子馆
都挤满了南腔北调的乡愁
——《当鸟儿飞过窗前》蓝剑飘飘


两个大男孩一前一后地走在七八点钟的大街上,一路无言,只周围或轻或重的吆喝、或停或走的行人。


萧北好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没有那些沉重的担子,没有那些繁文缛节的拘束。


真是——轻松。


不用说话,这样就很好。


很快,两个人就走到了超市,在萧大少爷的指挥下,华清摩只一个人一前一后拎了四五个大袋子,他虽嘴上不说什么,心里暗叹萧北超乎女人的购买欲。


简直是……


萧北轻快地走到了楼梯口,蹙眉道:“怎么这么慢……”言罢,饶有意味地看了看累得满头是汗的华清摩,还轻轻地笑了。


还真是……


站着说话不腰疼。一路上,萧北故意走了多少弯路,硬是把这个街道都走了个遍。你要说华清摩是傻么也不是,只萧北抛过来轻飘飘的一句:“我不认路啊。”便让他没了辙。


于是结局就是萧北安然自若地拿来华清摩的钥匙,轻笑着轻松地踏进了房门。


“想让我替你做菜,这点代价自然是应该的。”


不过说起萧北的厨艺较之他损人的脾性倒刚好是反一反,当初高中住宿舍那会儿,他一做菜,远近上下宿舍里的男孩们都会主动提供食材,眼巴巴地看着萧大厨烹饪出的佳肴。


当然了,萧北虽然嘴上那么说,看着华清摩累成那个样子,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愧疚似的,很不自然地递过来一块毛巾,“喏。”


华清摩抬起头,呆呆地用手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他在?关心我……


在萧北整理食材的时候,华清摩蓦地拥上前去,紧紧地抱住眼前的人,直到那个脸红到滴血的少爷头也不回地推开了他。


厨房里飘来了淡淡的饭菜香味,这让刚进行体力劳动的华清摩好奇地探出头向厨房间望去,隔着刚煮好饭菜的氤氲的白气,没有戴眼镜的萧北,显得格外的居家、温和。


萧北缓缓地端来几碗饭菜,示意华清摩坐在吃,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尴尬和难堪,极为勤快地把碗筷递过来。


“这是什么——”


萧北头也不抬地说道,仿佛都是些稀松平常的事:“清汤越鸡。”


华清摩是不会忘记那道菜的名字的,浙菜——清汤越鸡,小的时候曾经吃过,那种清脆爽滑的味道至今还停留在舌尖。


那个时候,那个哥哥把自己带到他家,揭开那个老旧的锅,热情地替他盛了整整一大碗鸡汤。


那个味道,他一辈子也不会忘掉,至于那时候,两个少年相视而笑莫逆于心的场景,也不过只停留在儿时的回忆中。


从未有过的失神印着他乌黑的眸子,他缓缓地用筷子夹起一点就往嘴里送,如自己想的,果然是那么香、滑、鲜。


视线逐渐变得模糊,他也不记得自己是用何种语调说话的,只一句:“变,味了——”


是啊。变味了。


回不去了。旧,时光。江南的水乡,真的好美,可是如今还不是只剩下这些残存的回忆么?


略带中性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华清摩——”


眼睑早已不争气地闭上,细密的汗珠一点点顺着华清摩的下巴掉落下来,蓦地只听见一声清脆的筷子掉落的声音。


啪嗒。


啪嗒。


华清摩——


萧北缓缓地坐到了地上,默默地低下头,只一遍遍地低吼,长长的发梢遮住了他的表情。


“别拿身体和我开玩笑……全部都是这样……全部都是这样。一句话也不说,一点征兆都没有地就离开我,以为我真的那么坚强么……混蛋。”


混蛋。


就是想骗我眼泪么,我偏不。


他缓缓地抬头看看模糊的世界,鼻子止不住的酸,残存的理智让他耗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把华清摩拖进了房间。


你一定要给我醒过来,不然就是我欠你的了。


萧北这样想着,伸出手放到少年温度偏高的额头上,刚想去洗手间拿块湿毛巾给他敷一敷,却见少年着魔似的抓住他的手不肯放,“哥哥,别走,求你……”


萧北久久地愣住了,两个陌生的轮廓久久地重合了,也许,只是错觉吧。


眼泪顺着他的眼角缓缓落下。


=TBC=

评论
热度(4)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