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11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11.
预言的水晶球
挡住了它自己的天空
我们伸出五指抓不紧水的形状
海摸不着今生今世的头脑
——《在时间的岛上》诗阳


手机里传来了熟悉的铃声,林沂南深深地吸了口气,挤出一丝舒适的弧度,来不及看对方是谁,便脱口而出:“喂。”


手机的那边传来了熟悉的声线:“沂南哥,好久不见。”


“念菁?……你回来了?”


“回国读大学,嘿……你daddy跟我说你是在北京读书。我就过来看看你咯。”


“老头子就是这么不靠谱。”林沂南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了下来,回想起小时候住在自己家附近的那个小妹妹,现在竟然也到了快要上大学的年纪。


“小丫头你可别给我找麻烦哦,不然又要我帮你收拾……”


话筒那边的人似乎是有点尴尬,也许是回想起小时候经常捣乱然后哭鼻子的事


“才不会啦。”


“这次回来,也是我daddy的意思啦。我的brother也在北京念书。”


“brother?”


“是我daddy的儿子啦。你知道我是重组家庭。”


“沂南哥……沂南哥……你在听么?”


“没,没什么。”直觉告诉他,这也许又是另一件事的重合。 
“沂南哥,欢迎我么?” 
林沂南松下了紧绷着的神经,缓缓“当然啦,你这丫头。到哪儿啦。” 
“呵。到校门口了。快来迎接我吧。”来者轻快地笑笑,似乎是向他招手似的。
林沂南匆匆放下手中的电话,本打算和萧北打声招呼,却发现来者先他一步朝校门口走去。他扯出了一个看上去很纯真的笑容,努力地从之前在走廊里与他对话人的嗓音之中听出什么。 
天气微凉,微微的风拂过,吹皱了未名湖一池涟漪。 
“念菁,欢迎回来哦。” 萧北熟悉的嗓音从远处飘来,这反倒滋长了林沂南心中的警惕。他凝神向说话声音出看去,那是个黑色长发的女生,肤色和萧北很是相近。

实在是太巧了吧。
对于萧北的身份,他并非不知,然而念菁是他妹妹一事,绝不在他思考的范围中。
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吧,他扯出了一个不算好看的笑脸。
这张脸,为什么给我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究竟是为什么呢? 
林沂南。 
他拼命地摇了摇头,你这是怎么了,兴许是好久不见,但依稀还有小时候的印象吧。
“喂。”突然一只手从背后过来拍了他一下,林沂南下意识反擒住对方的手拼命往下按。
“你你你,林沂南。你干嘛呀。”
林沂南这才松开了手,绽开了笑脸:“阿北。您老能别从后面来吓小的么?嗯?”
“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

“沂南哥……你怎么才来。” 
林沂南笑了笑,看看如今这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不禁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
“丫头,你老哥是我发小。” 
萧念菁嘟着嘴,不满地说到:“那我还是你青梅呢!”
“国语不错,后生可畏,后生可畏。”林沂南眯起眼,做拱手状。
“阿北,你妹妹还是中文系的。我今天早上一听,还觉得她国语不过关……港普……简直。哈哈……”

女孩气鼓鼓地说道,“什么嘛。”


“对了。沂南哥。什么时候回香港啦,你daddy很想你啦。”


“是老爹。”林沂南没好气地补充道。


念菁和萧北长得很像,都是带着一点自然卷的头发,由于比萧北年少几岁,又常年在美国生活,又有着不同于萧北的稚气和活泼。


一开始,萧北多少是对念菁有些隔膜的,毕竟她母亲也加速了这个摇摇欲坠家庭的毁灭。但久而久之,也渐渐被念菁那种傻乎乎的气质给打动了。


其实,念菁一点也不傻。


相反地,念菁是特别的聪明。


她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自己哥哥的时候,他穿着洗得泛白的灰色衬衫,架着一副圆框的眼镜,格外抗拒地看着自己。是了,冷漠。


就像外祖父看自己的眼神一样。


冷漠。


念菁向来不是一个愿意委曲求全的人,萧北却是一个意外。说实在的,两人八竿子打不上什么关系,无非是重组家庭里名义上的兄妹而已。但那一次,念菁却头一次想要靠近这个冷冷的兄长,遥远却又真实的兄长。


她开始傻乎乎地笑,傻乎乎地做萧北光环下的妹妹,傻乎乎地对自己的哥哥好,傻乎乎地对着哥哥的白眼,像每个年少的小妹妹一样。


就像,真的一样。


习惯是件多么可怕的事,以至于曾经那么相像的念菁和小北居然成了两种人。


微笑着的那个矮个子妹妹是念菁,肃穆着的那个高个子哥哥是小北。


念菁想着,顺着阳光轻轻地垂眸,哥哥不像年少时那样冷冷的,偶尔也会露出舒心的微笑,自己也不像年少时那样幼稚刻意傻笑了,偶尔也不避锋芒做回萧念菁本身。


其实,萧念菁本身,并不应该是萧北的妹妹,不是么?


念菁微微笑着,看着穿着校服的哥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冰冷的时光,那个高傲冷漠的少年,那个冷淡破碎的家庭。


“念菁。沂南这小子要是欺负你的话,我就……要他,好看。”萧北眯起眼睛,纷纷地拧了拧林沂南的耳朵。


“会,会会长!打,打住,别再谋杀骨干了好么!”


萧念菁突然觉得有些释怀,多年以来,哥哥总算成了哥哥,自己终于成了自己,就像自己的某个外国友人告诉她的一样


Time is the best prediction


时间。


时间。


=TBC=

评论
热度(7)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