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13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13.
而你来只要停留一个时辰
那舍利子已化入我脏腑心魂
菩提树同我的性命合一
——《佛化缘》郑愁予


“华清摩。”萧北吃力地吐出无比熟稔的三个字,他看着对方健康而饱满的脸庞,他高高的,瘦瘦的,眉毛黑黑的,显出生命的光彩。


萧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自觉弯起了嘴角。


“听林沂南说你在这儿,你今天翘课了。”华清摩似乎还微微喘着气,汗水从他的发梢下滚落,啪嗒一声落在洁白的地砖上。


静得可怕,萧北几乎听不见穆嫧的微不可察的咳嗽声,只有消毒水散发出的死人气味。萧北的脸突然煞白,显出将死之人般的恐惧,他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好像铅水蓦地灌进他的喉咙,想说些什么却像是失去了最基本的语言功能。


“穆嫧,只剩两个礼拜了。”



连萧北自己也不明白,这样的话怎么会这么轻易地从自己的口中说出,面对一个认识不过半年的小孩子。


“我知道。”华清摩蓦地把萧北拥入怀中,感受着对方不由自主的颤抖以及几乎可以数的清楚的稳健的心跳声,像一阵富有节奏的鼓点,一点点敲打在自己的心上。


“阿嫧她……怎么会是这样的呢……她应该是飘逸的长发,应该是健康的,饱满的,应该……但不应该是这样……这样……”


“两个礼拜,只有14天,只有336个小时,只有这么短而已……华清摩,你不是很擅长计算么?你帮我看看,我有少算什么吗?有少算过一秒钟吗?”执着于数字的华清摩竟也不知说什么好,他所能做的只是紧紧拥抱这个正在哭泣的孩子,就像当年离去的哥哥拥抱着幼小天真的自己。


“多一秒也好啊……一秒钟,好歹也能弥补我们分开的某一秒啊……”


“我知道。”


“我都知道。”言罢,华清摩低下头,虔诚地在萧北的额头上印下一吻,“我会一直陪着你。”


“我会一直陪着你。”华清摩渐渐放开了萧北,乌黑的眸子看着萧北,竟给他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离开家乡,父母离异,母亲病故,后母带着妹妹和外国势力来到自己家,萧北不知道,自己还能抓住什么?飞蛾扑向火焰,是出于向光的本能;少年沉湎于拥抱,是出于向往汲取温暖的本能。


萧北不自觉地踮起脚尖,把薄薄的嘴唇贴在对方的嘴唇上,从未有过的温暖,渗透在他每一个细胞里,对方嘴唇上淡淡的薄荷味逐渐驱散了病房外死人般的气息。


萧北弯了弯眉角,眼泪蓦地掉了下来。


“阿嫧,我先走了。”萧北转过身,轻轻地关上了病房的大门,拆开了信封,映入眼帘的是熟悉而端庄秀美的字
——
阿北:
当你拆开信封的时候,我可能已经时日不多了。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我的病情,但我知道,你可能会疯掉,就像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一样。
阿北,别难过,总归是会到这麼一天的。只是来的有那麼一点早,但好就好在,这日子早到你以后想起我的时候,我都是年轻的,有活力的,漂亮的,而不是一个逐渐走向衰老的妇人,或是一个牙齿都掉光的老太太。我很自私地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我的好,记住我笑的样子,记住我的文字,记住我们曾经走过的快乐的日子,而不是这几天的煎熬,而不是对於我离开这件事的哀伤。
阿北,我希望你快乐。我更希望有一个人替我好好看管著你,永永远远地,代替我照顾好你。


嫧子


阿嫧,你说得对,我是笨蛋啊。


我应该快乐的,替你好好地活着。


好好地活着。


……


手机里传来了熟悉的铃声,萧北无奈地接通,电话那头传来妹妹充满活力的声音:”哥哥哥,杨复哥要我转告你快回学校,好像有活动。“


”小北?“华清摩偏过头,看着来者略带不耐烦的神色,舒心地笑了。


你会生气,会不耐烦,我就放心了。


”活动……又是该死的活动……肯定又是让我去干苦工了……“萧北看到一旁的华清摩,脑海里不自觉回放着刚才的场景,脸上一红,不自在地把脸偏到一侧。


”小北,你怎么了?“


”我在想怎么回去……“


木讷如华清摩,自然也听出了来者笨拙的谎言,”小北。“


华清摩清了清嗓子,不轻不重地说道:“我们在一起吧。”


萧北不自觉愣了愣,身子一僵,再一次不自觉地脸红了。


=TBC=

评论(2)
热度(20)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