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毕业生清北][现实向]蚁族

设定基本类似于公少。短篇完结。

萧北:北大
华清摩:清华
杨复:复旦
华清摩×萧北←杨复

贴吧里的点文楼里给人写的文。

*                                                                                          粢尧诚品没错*


我跟你一样,不过都是可悲的蝼蚁。



part1


“为了他的工作,你什么都可以做到?”看着对方居高临下的神态,萧北不自觉生出了几分茫然。


我和他,曾经都是一样的人。


萧北没说话,对方笔挺的西装和自己已经洗得泛白的衬衫形成鲜明的对比,他突然觉得自己离那个所谓“人”的世界好远。他别过头,在杨复位于顶楼的办公室里,往外看,北京城的一切都一览无余。


灯红酒绿,好一个人间天堂。


大学时候的自己从未想到北京居然是这一座披着灯红酒绿外衣的炼狱,曾经不可一世的学生会长,不得不每天像个已婚妇女一样生活,因为几斤便宜了一块两块的肉排上整整一个小时的队,每天为另一个人做饭,早上又得起来洗衣服。家族的封杀,让他至今没有找到一份工作,再加上他这个不讨人喜欢的中文系专业,几乎让他和华清摩的生活雪上加霜。


他头一次觉得,原来没有家族的光环,自己不过是华清摩生命中的寄生虫,不断地蚕食对方,最终共同走向灭亡。


萧北昂起头,努力地看了看一旁的杨复,一如曾经的骄傲:“对。”


“那很好啊……”后者玩味地笑了笑,捋了捋自己的西装,指着萧北的脸,“你知道我要什么?”


言罢,走到对方身边,淡淡的男士香水气味让萧北不自觉地深吸了一口气。


“把衣服脱了。”


对方的话像是尖刀一样,一点点剥开了萧北残存的尊严,他感觉自己正一丝不挂着,匍匐在上层人的脚下,通过自己那么一点点的姿色来换取一个存活的机会。像狗一样,摇尾乞怜。


但是他做不到。


“做不到么?”对方的笑意加深了,那双用来写字的手轻佻地抚上萧北的脸,但后者不动声色地拍下了他的手。


“华清摩知道么?他的工作,从一开始,就是他最心爱的萧北,求我求来的?”


“够了!”萧北猛地推开他,后者也不恼,只是狠狠地在他的脖颈上吮吸了一下。


杨复满足地笑了笑,眼睛弯弯地,却让萧北说不上来的恶心:“味道真好。”


“蝼蚁的生活,就是这样……令人恶心,不是么?”


萧北头也不回地走了,大力地推开了那扇大门。


北京城的夜色,与他瘦削的背影融合在一起,渐渐地只剩下一个黑点,恰如蚂蚁一般,渺小而又没有生机。



part2


“小北,你刚刚去哪儿了?”华清摩见对方脸色不是很好看,关切地问道。


对方没说话,只是露出了一张憔悴的笑脸,默默地走进了那个拥挤的小厨房,回答他的,只有对方洗菜的声音。


“你是不是又去杨复那里了?”


华清摩看到萧北突然顿了一下,如触电一般。自来水开得好大,哗哗地流着,溅起的水滴落满了对方的围裙。华清摩走上前去,看到对方居然拿起了菜刀,而砧板上,分明只有他心爱人的手。


“你干什么!”


华清摩夺过他手里的菜刀,那钝器重重地掉落在了石板地上,砸在了两个人的心上。好像有了伤口的肉上,再被锐器重重挫伤的感觉。


“华清……我不想活了!”


萧北看着自己的手,不住地颤抖,眼角里分明已经没有了泪水,只剩下一片枯井。


“我不准!”华清摩紧紧地搂着他,终于还是看到了对方脖颈上明显的印记。


“这是怎么回事?”


“你不要问我了!”萧北蓦地睁大眼睛,推开了眼前的人,他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怨妇一样大吼大叫,“我去给别人投怀送抱了!”


“我不是那个萧北了!我也不想……不想再受苦……不想再过蝼蚁一样的生活了……”


“一无是处,还要像一个寄生虫一样,压榨你,剥削你……我受不了!”眼泪终于还是从他的眼角滑落,萧北颓废地坐在了石板地上,冰冷的感觉深深地包围着他。


“不要这样,小北……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华清摩走上前,替他擦去了眼前的泪水。


你曾经,应该是那么骄傲的人。


你不应该为这一切奔波,你不应该为那么一点小事斤斤计较,你握笔的手不应该充斥着洗衣粉、洗洁精和锈铁的味道。


而我只能给你这样的生活。


你说你是蝼蚁,我何尝不是?没有我的话,你可以活在高处,可是因为我们,我们彼此相爱,所以共同坠入这座城市的地狱深处。


到底还是,自甘堕落。


“你不生气?”


“我以为你会和我吵架。”


华清摩轻柔地吻着萧北,并不作声。“生活还是要继续。”


他捡起了地上的菜刀,关上了水龙头,把洗好的菜放在砧板上。


“小北,你说的对。我跟你一样,不过都是可悲的蝼蚁。”


“但我是自愿,自愿成为蝼蚁的,因为和你一起。”


萧北愣了一会儿,直到对方伸出的手,那样真实又温暖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感受着对方的温度。正如每一只飞蛾一样,迫不及待地扑向温暖之火。


-FIN-




评论
热度(5)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