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校草清×会长北]公元前的少年14

公元前我们太小 


公元后我们又太老 


没有人见到那一次真正美丽的微笑 


那我还是举手敲门 


带来的象形文字 


撒落一地


=海子诗镇楼=


=侵删=


= 说明=


1.这里是架空,北大校园。


2.关于萧北和华清摩的设定


腹黑闷骚攻×温柔高冷受


3.以及,这篇文之后的走向:HE


4.高校及名称[排位无先后]


清/华:华清摩[数学科学]


北/大:萧北[中文系]


人/大:方棱[经济]


南/开:林沂南[哲学系]


南/大:莫京[数学科学]


北/科:萧康[信息科学]


清/美:华谣[中文系]


浙/大:穆嫧[中文系]


燕/京:萧念菁[中文系]


复/旦大学:杨复[中文系]


北师大:萧诗茵[哲学系]


牛津大学:Adam[对外汉语]


斯坦福:Vinton[对外汉语]


周子余:蔡元培化名。


*                                                                                          粢尧诚品没错*

14.
透过烟雾凝视着自己
当窗帘隔绝了星海的喧嚣
灯下翻开褪色的照片和字迹
——《日子》北岛


莫京没说话,一个人对着窗玻璃发呆,他对着指尖夹着的烟看了很久,拿起来,放下,最终还是熟稔地按下打火机,他看着窗玻璃上吞云吐雾的自己,最终还是不争气地笑了。


他没有烟瘾,只是偶然心烦的时候会抽那么两口,其实在两年前他就已经戒烟了,今天再抽烟,恐怕只是某人带来的意外。


莫京有的时候也会恨自己,为什么明明是这样的人还有脸装出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他偶尔也会想,要是自己不是生在这样的家庭,是不是就不需要总是戴着一副面具生活?


“阿京,怎么又是一股烟味?你又抽烟啦?”来者打开门,不由自主地呛起来。


莫京不以为意,不动声色地弹了弹火星,道“你不是早就应该习惯了。他们把我和你安排在一个宿舍,不就是有意为之么?”


莫京见来者没了声音,也自觉地把烟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碾了碾。他慢慢地从衣服里掏出手机,这才发现自己穿了高中的制服,那是一个老式的诺基亚,他打开屏幕,上面是一群勾肩搭背的男孩。


那是他唯一的一群真正意义上的好朋友。


他想起高中那时候的自己硬是被那个深褐色头发的男孩拉进了那个小圈子,那时候他还没接手家族的事务,父亲也给他自由活动的权利,性格也是小孩子一样的天真。高中的男孩刚好是最年轻气盛的年纪,所谓“不打不相识”虽说听上去有些夸张,但男孩们的革命友谊的确都是建立在共同话题上的,诸如哪个最新的有趣的网络游戏,隔壁班漂亮的女生,又或是策划在晚自习上补觉。一切的一切,如今看来,却是好笑的很。


他盯着照片上的深褐色头发的男孩看了很久,突然大叫不好。


难道我们只能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把那个老式的诺基亚扔进了垃圾桶里。其实我也不用担心不是么,反正高二那年我就转学了,更何况我现在这副样子,恐怕没有半分当年的样子吧,昊瑾?


真是可笑,当时的自己竟然没有使用自己姓名的权利。


他叹了口气。半晌,看着对面已经睡去的萧康,说道:“康,要不我们不干了,彻底洗手,金/盆/洗/手。”


来者和莫京一样,向来都不过浅眠,他警觉地坐起身来,许久,才道:“在这里,以暴制暴,才是王道。”


“况且,我们没有选择。”他叹了口气,两人皆陷入沉默。


“你不是同我说,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证明给你哥看的么?”


“我外公的意思。你认为,我能违抗么?”他扯起了一个苦笑,加重了语气:“大/仔。”


“你没必要这么称呼我。我有时候真的不想再这么干下去了。脏。”


回应他的只有对方转过身睡觉的声音,他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进入梦乡。


“小北,我们在一起吧。”


自萧北在华某人说出那句话后,这是他第二次不自觉地脸红了,他有些好笑地拍拍自己的脸,确认那个奇怪温度的来源。他伸手摸向还带有余温的手机,一遍遍地抚摸手机的屏幕,傻傻地笑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条未署名的短信。


萧北眯起眼,轻轻地仰起头,忽而忆及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
.
见面,交谈,赌气,尴尬的吻,和解,拥抱。


他闭上眼,眼睛弯弯的,他忽然觉得华清摩也应该是这样的,有一双弯弯的眼睛,脸庞少一些线条分明的棱角,高高的,却不显得瘦削,他或许可以学着去作诗,或许该有一些诗意的情怀,华清摩,真的,我好喜欢你。


喜欢你。


萧北飞快地按了发送键:“嗯。好啊。”


他想了想,仿佛又看见对方眯起眼狡黠的样子,不觉添上了几个字:“笨蛋华清摩。”


=TBC=

评论
热度(7)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