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夜行

首次尝试此类短篇小说。

摸鱼w


  文/粢尧

 

       漠把身体都紧紧所在了巨大的深绿色军大衣里,可怖的肃杀的风一遍又一遍把空荡的袖口吞噬进去,状似狂舞着的轻飘飘的乌鸦。

       今年的秋天实在是太冷了。

       干燥了许久的城市随着秋风的洗礼,把它最真实的愤怒都砸向了这个饥寒交迫的女孩。在昏黄的灯光下,她的眼睛早已泛红和皲裂得流血的嘴唇仍未替她赢得秋天的同情。

       她似乎更加冷了。这种带着刺痛一样的寒冷一点点剥蚀她的神经,或许她的灵魂深处已经没有温暖了。

       当远处小贩叮叮当当的声音逐渐变得清晰,漠警惕地朝后面瞟了一眼——那无尽幽暗的、闪着寒光的路深深地刺痛了眼角。她颤抖着将粗糙的手放在胸口处,可怕的战栗让她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或许是她好久都没有嗅到这样鲜活的食物的味道了,她紧张地将手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摸索着放进了口袋,那张折得很皱的一角钱纸币的触感给了她无比真实的安全感。她忽然觉察出了几分热,甚至几乎可以预见到冒着白气的食物放在手心时的温暖,她感觉到自己僵硬的肠胃似乎开始解冻。

       漠用力地挥了挥袖子,肃杀的秋风狠狠地吹刮着她手中浅绿色旗帜。对面飞驰过来的巨大怪兽,让她几乎一震,那是多么大的一阵寒风,那目光如炬的四条腿怪兽是那个足够吃半年的母猪吗?

       可怕的冷再次让她一震,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正在被冰封,那个怪兽的眼睛里竟然还映着一张脸——多么饱满、健康的脸啊。她攥紧了手中的一角纸币,那若即若离的食物的香气简直让她发疯。

       漠忽然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那种和怪兽一样的巨大的热情和力量,她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发出了振聋发聩的声音“饼——”。她在风中飘动的旗帜却好像被什么巨大的黑洞吸引走了似的飘向了后方。

       她咽了咽口水,用卑微的眼神看了看对面的小贩。她几乎在对方的脸上看到了自己,那张饥寒交迫的、冻得紫黑的脸,可是对方的眼睛里分明没有自己。

       小贩似乎是感受到了刺骨的寒冷,弯下腰却又被什么东西击中似地笑了起来:“好——好——”

       他的脸几乎全是坑坑洼洼,看不清楚他真实的表情,他静默着看了很久很久,直到肃杀的秋风再一次夹带着风沙吹刮在脸上。

       “是冥币啊。”他似乎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又似乎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继续用手敲打起篮子里的金属器皿。

       漠用力地抓住小贩的篮筐,那些触手可及的食物疯狂地刺激着她的神经,可是却如同灌了铅似的怎么也拨不动。小贩回过头,依旧空洞又无神的双眼,似乎是叹息地,他摇了摇头。漠终于放弃了挣扎,她想起了父亲,也是看着自己,这样的摇头,也是这样决绝地把最后的食物留给了弟弟。

       可怕的冷再次充斥着她的身体,带着她空空如也的灵魂,她轻飘飘地回过头,依旧是幽暗的、闪着寒光的路。她再也没有力气向前走了。

       这个陌生的城市恍惚间又是这样的熟悉,她真切地看见了一辆辆飞驰的自行车,那些背着红挎包的年轻的脸,还有那不变的——彻骨的寒冷和走不尽的夜。

       远处又是一阵叮叮当当响起……

 


评论
热度(5)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