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白

唯见江心秋月白
素性淡漠 唯亲不然
挚爱拟人 愿与卿言
月白☆

<高校拟人>[高中生清北][逆转年龄差]双向暗恋3

chapter 3


“又到了今年一月祭最让人激动的时刻啦,真心话许愿墙!——”华谣还是一如既往地元气满满呢。


和华清摩一点也不……


该死的。


为什么又该死地想起了他……我的脑海里不禁又浮现起几个月前他收下了我送过来的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竟然觉得他那时脸上微微有了笑意。


该死的。


我……怎么这么不争气。


不过真的,一点也不像啊。言毕,脸腾地红起来,我几乎不敢抬起头,要知道华清摩刚刚就从我面前经过。


他穿校服也这么好看。


该死的。我小心翼翼地用试卷遮住我的脸,用余光瞟着华清摩的身影,他会不会坐到我旁边呢?


想多了,高三的应该坐在后面。停止幻想吧,萧北。停止,立刻,马上。


“萧北……嘿!”林沂南一脸坏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天知道我的脸怎么会腾地红起来,当然和背后高俊的身影没有任何关。我倒吸一口凉气。希望自己不要在华清摩面前那么慌乱,我在心里默念了几句。


我刚要开口说上几句,哪成想林沂南那小子的笑容加深了:“你坐错位置了吧。”他弯下腰来揉了揉我的脑袋,在被他该死地发现我写满华清摩名字的草稿簿前,我死命用手护住。“唉——果真是学霸——是吧”他意味深长地说道。


“你小子是不是在诳我?你妹妹可跟我说高一就坐在这里呢!”话一出口,我心里大叫不好,刚刚只顾着和林沂南拌嘴,全然忘了背后还站着我的暗恋对象。


该死的。


这么丢脸的、没礼貌的样子都被他看到了。


“没事,你就坐在我的位子上吧。”是华清摩的声音。我的心不自觉飘了起来,或许……或许学长对我也有特别的感觉呢。


嘿!萧北,停止幻想,那只是同校学长对学弟的照顾。这种事情就算连林沂南那样的小子也做得出来好么!


之后我被迫与林沂南坐在了一起,只是他有时候看向左边的眼神,好像有点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这是怎么回事,似乎是看向我的方向吧。


我摇了摇头,直到华谣的声音再一次打断了我的思绪:“那么——就是令人充满期待的第一张卡片咯!”


还好我没有写,要是被那么多人知道了……简直丢脸死了。礼堂里的灯光不知为什么有点暧昧的意味,我有点没志气地缩起脑袋听了起来。


“非常劲爆哦!”言毕,全场掌声雷动,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这个充满元气的少女调动了起来,“阿北……作为高你两届的学长和从小到大的竹马,我一直有一句话想跟你说……”


“我想要一辈子照顾你,我……很钟意你啊。”我听到身边的人和台上的少女的声音逐渐重合,我一下子怔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经常抱怨他,经常嫌弃他,但林沂南是我最最好的朋友啊,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拒绝,但是……


林沂南的眼睛很亮,我几乎可以看到他微微翘起的嘴角。我的心一下子悬得很高,我喜欢华清摩,我知道。


可是我也不讨厌林沂南,更可怕的是,我不想拒绝他。


“阿北。”他整个身子都贴过来了,接着他握住了我的手,我没有挣开。林沂南的手,真的,好温暖啊。


“抱歉……”我轻声说道,“我没有办法给你一个回复。”


我听到他不经意间踢到什么东西的声音,接着他的头垂下了,露出让人忍不住可怜的表情。“没有关系……”他扯起了一个令人讨厌的弧度。


“不要,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啦。”


我几乎快忘记自己是怎么熬过这个漫长的环节的,所幸没有人注意到我和林沂南的小插曲,我的学长兼好友杨复也如愿和我妹妹表白成功。


没有人注意到林沂南是什么时候走的。


包括我在内。回过神时,我看到无意中散落的玫瑰花瓣,再看时,是一不小心被踢坏的花束。


不知道为什么鼻子很酸。


当我往回看时,华清摩早就没在那里了。他会觉得……很无聊么?


我不知道。


直至一个女孩子的惊呼声打破了短暂的死寂,众人的劝架声袭来,我看到外面两个挺拔的少年厮打在了一起。

评论
热度(6)
© 月白 | Powered by LOFTER